当前位置:股票频道  >  股票评论  >  机构股评  >  证监会研究中心  >  祁斌:资本市场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

祁斌:资本市场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

时间:2013年03月03日 17点58分 来源:证监会研究中心 访问量:1678

  “占领华尔街”运动迅速扩展到美国几百个城市,并逐步影响到很多西方国家。19世纪中叶,美国作家福勒曾经描述过那个时期美国一些民众对于华尔街的印象:“那里的人们在从事着一种可怕的交易,靠榨取邻居和朋友的血汗养肥自己” 。过去两百多年中,人们对于华尔街的看法似乎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而围绕资本市场的争论也从未停息过。追溯全球资本市场发展的历史,对于我们理解正在发生的国际金融经济变局,研判其发展方向,并探讨如何推动我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会有一定的帮助。

  一、全球资本市场的演进历程与启示

  (一)资本市场的出现及在欧洲的早期发展

  人类的金融活动始于货币的出现。伴随着商业的繁荣,企业借助银行的信用向存款人间接融资的行为,在15、16世纪欧洲的意大利等地逐步兴旺起来。

  企业依靠自身的信用,在资本市场向投资者发行股票或债券进行直接融资的金融活动,出现在17世纪前后。1602年,荷兰成立了股份制公司——东印度公司,到海外开拓殖民地,进行贸易活动,为筹措资金,规避风险,东印度公司开始向社会发行股票。1609年,在荷兰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交易所——阿姆斯特丹交易所。17世纪到19世纪,在股份制和资本市场推动下,欧洲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得以快速发展。

  从历史上看,资本市场是商业信用发展的结果,也是股份制和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但早期的资本市场上,企业往往缺乏商业信用,甚至有很多骗局,而投资者也缺乏风险识别能力,因此,欧洲最早的三大资本市场,都不约而同地因为过度投机和欺诈而遭遇了一场危机:它们分别是荷兰的郁金香泡沫、英国的南海泡沫和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 。

  (二)美国资本市场的历程

  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依托于美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成长起来,也对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里,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华尔街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重要历史事件。

  1、华尔街的起源

  随着欧洲移民迁徙到北美洲,美国资本市场开始兴起。纽约凭借天然良港的地理优势,以及荷兰移民带来的热爱商业和交易的精神,最终成长为全球金融中心。

  美国于1776年建国,取得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于1789年宣誓就任第一任总统。为了偿还战争借款,美国政府在初生的资本市场发行大量的国债,带来了纽约金融市场的繁荣,但也因为从事证券销售的经纪人的无序竞争而陷入混乱。1792年,纽约的24名经纪人达成《梧桐树协议》,约定在出售每一手证券的时候,收取的佣金不能低于证券面值的2.5‰。在这个价格垄断协议的基础上形成了日后的纽约交易所,而在纽交所门外马车上进行交易的“路边交易者”们,后来形成了纳斯达克市场。

  2、美国资本市场与美国经济社会的发展

  美国的资本市场从诞生第一天起,就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密不可分。从国债发行支持战争债务重组,到运河和铁路股票上市促进经济一体化和农牧业规模化生产,华尔街都扮演了重要角色。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一段著名论述:“假如依靠单个资本积累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估计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通过股份公司集中资金,转瞬间就把这件事完成了。”

  在1861年到1865年的南北战争中,战争融资能力成为了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之一。北方政府依托于华尔街发行战争债券,一举动员了全国的金融资源和民众力量,到战争末期,发行国债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军费开支;而南方依靠大量印钞筹集军费,通货膨胀率上涨了90倍,经济处于彻底崩溃的境地。

  19世纪末期,美国的钢铁、化工、橡胶、石油、汽车等产业依托在华尔街的融资和并购活动迅速崛起,一举完成了重工业化并超越欧洲列强,诞生了通用电器、通用汽车、美孚石油、杜邦等世界级企业。1901年,美国钢铁大王卡耐基的产量已经超过了“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摩根组织了财团,将其和美国其他几个最大的钢铁公司买下,并整合在一起,形成了美国钢铁集团,资本金高达当年联邦政府预算的2.75倍,一举形成了在全球的绝对垄断地位。

  20世纪最后30年,美国的高科技产业依托于华尔街在全球范围内占领了各个制高点。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资本市场共同推动了个人电脑、通讯、互联网和生物制药等四大新兴产业的出现,培育了微软、思科、苹果等一大批世界级公司,并帮助美国成功走出70年代的“经济滞胀”,实现转型。同一时期,美国推动了大部分企业和家庭参与的、以401K计划为代表的养老体系与资本市场的协同发展,两者的相关性超过了90%,国家给予延迟纳税和税收优惠等政策支持,以共同基金 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提供了专业理财服务,使得千家万户的普通家庭得以分享经济的成长。

  到2000年,华尔街的影响力达到了顶峰。美国股市的规模是15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150%;债市规模20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200%。著名美国金融历史学家、《伟大的博弈》一书的作者戈登曾评论过,“华尔街已经独立于美国,成为了另一个世界强国”。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美国迅速超越欧洲列强,在包括高科技产业在内的诸多领域雄踞世界首位,是作为虚拟经济代表的华尔街和美国的实体经济协同发展的结果。

  达到辉煌顶点的华尔街也埋下了由盛而衰的种子。2000年前后,随着互联网产业泡沫的破裂,华尔街将房贷证券化产品作为一个新的增长点;与此同时,华尔街本身大量的杠杆化操作、金融创新泛滥和美国社会无节制的信用消费 等推波助澜,造就了2008年一场波及全球、影响深远的金融危机。在某种意义上,目前正在发生的欧美债务危机仍然是2008年危机的延续。

  3、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及路径探索

  美国资本市场遵循了自下而上的发展模式,经历了非常曲折的过程。由于长期奉行政府对市场不干预的理念,在长达140年的华尔街早期历史中,没有监管机构,没有证券法,市场的欺诈众多,投机气氛猖獗。例如,在华尔街“运河热”时期发行的大量运河概念股票中,1/3未能完工,相当一部分从未动工过;在铁路热的股市投机狂潮中,据说曾经出现过“从地球通往月球的铁路”的招股说明书,并得到了投资者的踊跃认购。而当时的美国社会也处于早期发展阶段,股市的庄家往往与法官勾结在一起,肆意兴风作浪。

  在这样放任自流的发展模式下,市场得以“野蛮生长”,但也会不断出现危机,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危害。1929年发生的股灾中,有很多经纪人和投资者因绝望而跳楼自杀。随后的大萧条中,千百万人流离失所,挣扎在死亡线上。痛定思痛,罗斯福实施的“新政”,其重要目标之一就是重塑华尔街。在这个阶段,美国颁布了《证券法》、《证券交易法》、《投资公司法》和《投资顾问法》等法律,成立了美国证监会,奠定了现代资本市场的基本监管和法律框架,试图寻求政府和市场的平衡点。战后,随着共同基金行业的快速发展,价值投资理念的逐步形成,美国市场的投机气氛逐步降低,走上了相对健康的发展道路。

  2008年金融危机是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上第二次重大危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过度自由带来了市场的崩溃,而危机后的美国金融改革法案,也是试图重新寻找政府与市场的平衡点。

  (三)世界金融市场发展历史对我们的启示

  1、资本市场和一国的经济社会发展相伴相生,而脱离经济社会需求的金融发展会带来灾难

  在运河铁路的修建、南北战争、重工业化、高科技浪潮这些重要历史事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美国的资本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个发人深省的历史事实是,1895年发生了中日之间的甲午海战。尽管当时中国的GDP总量是日本的5倍,但缺乏战争集资能力,北洋水师的舰队维护和炮弹供应严重不足,终以完败告终;而日本依托其资本市场发行国债,迅速动员了全社会的资源支持战争。从世界各国的百年兴替的历史来看,我们可以说,“资本市场的博弈牵动着大国的博弈和兴衰” 。

  从郁金香泡沫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世界金融历史也说明,脱离经济社会的金融发展会带来危机和灾难。在美国历史上,代表着社会民众和实体经济的“主街”,与代表着虚拟经济的“华尔街”是一对相互依存的矛盾体:凡是两者结合得比较好,美国经济社会就发展得比较顺利,凡是两者偏离,就会给经济社会带来沉重的打击。过去十几年中,美国的金融服务业过度膨胀,再次带来了危机,近期“占领华尔街”等事件就是两者失衡带来严重社会问题的一次集中爆发。

  2、资本市场代表着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方式,但诚信缺失和非理性因素也会带来市场失灵

  资本市场将人类经济活动中的很多要素转化为证券,公司的股份成为股票,信用成为债券,人的潜能成为期权,在电子平台上便捷迅速地交换。而市场参与者在买卖证券、寻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客观上推动了社会资源配置的优化。从长期来看,更多的金融资源走向资本市场是一个基本趋势。有效的市场化资源配置方式,是美国经济得以迅速崛起,并在高科技浪潮中步步领先的重要原因。

  资本市场也对社会诚信水平和法律制度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资本市场是一个最为人性的市场,人性中的自私、贪婪、狂热等弱点,往往在资本市场上表露无遗,市场因而常常表现出较强的非理性和脆弱性,有时会偏离实体经济的发展,并出现危机。美国金融学家福古森曾计算过,“自1870年以来,人类一共发生了148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机”。但危机也会带来变革,正是1929年的股灾带来了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监管框架。

  在《伟大的博弈》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在华尔街这个伟大的博弈场中的博弈者,过去是,现在还是,既伟大又渺小,既高贵又卑贱,既聪慧又愚蠢,既自私又慷慨——他们都是,也永远是普通人”。这是我们在发展资本市场的过程中应该记住的。

  3、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全球化时代的资本市场发展和监管提出了新的挑战,对世界经济金融格局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此次危机首先表明,全球金融一体化的趋势正在加剧,各国金融市场相互影响的程度超出了原来的想象,这要求我们加快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步伐。其次,“资本市场已经跨越了国界,而监管还止步于各国的边境之内” ,未来,我们应该积极参与全球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建设并寻求适当的话语权。第三,危机及随后的金融动荡加快了业已开始的东西方格局的调整步伐,世界的重心加速向新兴国家倾斜。但欧美经济复苏进程的缓慢,也可能拖累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从而形成一种相互影响、相互缠绕的复杂格局。但如果我们调整得好,也会加快崛起的进程。